当前位置:主页 > 社区 > 正文

乱系列小说欲乳浪母_被老板强行摁到办公桌

2019-09-03 14:41作者:admin

突然间,一道声音传来,两女一愣,转头望去,居然是徐良才走了过来。

刘雨菲心道,刚才的话不会被他听见了吧!

其实刘雨菲心中一直挺害怕徐良才的,在加上担心刚才的话有没有被对方听见,心虚之下,顿时低头。

徐良才站着,两女坐着,绝对正好是俯视,一时间,尽管徐良才不是有意的,但是一些隐晦的地方还是被他看见。

一时间,被刘雨菲胸前凸起的引动着徐良才又不禁想起之前救下刘雨菲的情景,顿时,刚刚压下的邪火顿时又浮现出来。

完了……

徐良才感觉自己支起了帐篷,赶忙转移视线。

只是这个却被一边的张小花看在眼中,顿时笑了起来。

刘雨菲好奇之下,也回头一看,偏偏看见那一处地方,顿时脸色桃红,接口道:“那个……我想起家中还有事,我先走了……”

说完话,像是逃一样的走开了,不一会就跑远了。

张小花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徐良才:“你是种猪吗?见到一个女的就想上?”

徐良才知道她是生气,也不计较,好声好色的道:“这不是想你想你的吗?不然我怎么会找你?”

说这话,徐良才绕到张小花的身后,抱住。

“哎呦……”

张小花那个气,她刚刚劳作完,一身的臭汗不说,这个死鬼就抱着自己不放,而且最重要的还是身后极其膈应。

“你诚心?”张小花有气,要是身边有绣花针,肯定刺向徐良才。

“怎么说话的?”徐良才有些不悦,小脸贴着张小花:“这不是想你了?”

“我谢谢,你要是想我的话,就帮我,把地里的杂草清干净吧!”张小花说道。

徐良才顺着张小花的方向一直,看见地里长出的杂草,被张小花清理过,已经剩下不多。

“先不着急,小花,你知道我现在最想要什么吗?”徐良才一边说,一边手开始不老实了。

“你一来我就知道了。”张小花说道,随后面露羞红:“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他徐良才可不在意这些,饥渴的他直接抱住张小花。

“你知道就好,快点来吧!”

“哎呀你干什么!”

张小花懊恼,却经不住徐良才手快,衣服已经被他褪去,姣好的身材带着一些汗水,却也有别样的诱惑。

徐良才咽了一口唾沫,扑了上去。

这一下,她张小花却不敢大声叫了,生平会引来什么人。只希望这该死的冤家动作快一点。

“别,你这个姿势不对,换一个姿势……”

徐良才可是为了验证《先天素女经》可没有以往那样的随意。

“什么?”张小花一愣,没有明白过来。

却是徐良才抓着自己的手,调整了身体的之后,才点了点头:“没错,这样对了。”

张小花只感觉一阵迷茫,虽然被他调整之后的姿势确实是舒服了不好。

好奇之下,问道:“你又从哪里学来的?难不成你偷看谁家了?不对呀!又有谁在大白天?”

而徐良才却不搭话,开始回想《先天素女经》上记载的内容调整呼吸,刚刚才要喷涌而出的火热居然又退了回去。

酣战开始,张小花却开始狐疑,为什么这次徐良才会这么久,只是随着时间推移,自己也被调动起来,当下也管不了其他,快活融入其中。

为人妻者,劝勉以贞。

这是数千年文化积累流传,深深烙印在人民心中的传统观念,也是束缚着妇女数千年的无形枷锁。

尽管已经改革开放,但是民风还没有开放到一个男人会允许自己的妻子不是处子之身。

尽管,对于刘雨菲来说,自己太多的是冤枉,但是,这个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清。

最主要的一点,就是李二狗根本就不相信刘雨菲的说辞。

伤心之余,刘雨菲本想去找张小花聊天散心,却想不到聊到半途,徐良才找了过来。最尴尬的是,她又不注意瞥见徐良才的帐篷,一时羞愤,找了借口离开。

现在这会回家也没人在,于是刘雨菲兜兜转转的,又回到了果园。

说实话,李二狗的老爹也是一个会来事的,当初第一次分地的时候就知道走动一下关系,愣是拿到了全村人眼红的果园。

之后为了防止那些熊孩子有事没事的过来偷,还在果园周围磊上了墙,只留下一个大门,还经常上锁。

刘雨菲掏出钥匙后走进去,李二狗正给最后一棵果树交上水。

“去了那么久?干什么去了?”李二狗没好色的说道,隐约着带着些许的怒意。

“我……去找张小花聊聊了……”刘雨菲抓了抓衣袖,语气有些哽咽。

“啪!”

李二狗将水瓢往桶里一丢,怒目而视:“你一个人没事去找那个寡妇干什么?怎么着,你是看张小花一个人寂寞,想要给她当一个伴,也当寡妇不成?”

“我……没有……”刘雨菲一愣,哪里会知道李二狗会往这方面想,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你没有?我看你就有……”李二狗见刘雨菲那一副好像自己被误会了,一副无辜的样子,不知道怎么,就心中犯恶,张口骂道。

“你……”刘雨菲见解释不清,泪水已经在眼眶中打转,当真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只可惜李二狗偏偏是一个大猪蹄子,就算是见到这样的情景依旧是不为所动的,自持己见,丝毫没有半点的怜香惜玉之色。

文学

只是,他李二狗也是知道,嘴上说说也就罢了,毕竟上次刘雨菲跳河可是让他记忆犹新啊!

想到这一点,李二狗本来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他也怕万一说的多了,在想不开,到时候就不是刘雨菲成不成寡妇不知道,自己是铁定会成为鳏夫了。

咽下嘴边的话,李二狗将水桶里的水随便倒干净,拿起放在一边的衣服挂在身上。

“站着干什么?活都干完了,跟我一起回家!”李二狗说着,走在前头。

刘雨菲赶忙擦掉眼泪,收拾了心情,跟上去,生怕慢了一步又会惹对方不高兴。

村子里,居住的房屋最好的是村长老张家,其次便是李二狗家了,想当初刘雨菲还庆幸自己交给村子里的有钱人,可是那里想到会过上这么苦的日子?

心中伤心,又没有一个说话的人,走了几步,已经来到家中。

李二狗的老爹前年已经走了,得了一个治不好的病,没多久她老娘也一起走了,所以房子虽然大,但是显得多少有些冷清。

这边李二狗擦了一把脸,在园中的躺椅坐下,而刘雨菲也老实的到厨房那边,开始准备一天的晚饭。

将昨天买的猪头肉准备好,在把李二狗喜欢的一壶小酒拿出来温好。

等到这些做完,刘雨菲毕恭毕敬的送到李二狗一边的餐桌上,然后又回到厨房开始清洗小白菜,炒了一个素菜。

李二狗平日里就喜欢吃肉,基本上是无肉不欢,在吃饭前又喜欢喝两口,还必须准时,这一下倒是苦了刘雨菲。

李二狗喝了点酒的功夫,刘雨菲紧赶慢赶的才将晚饭烧好,放在餐桌上,两人才一起吃饭。

李二狗已经喝的微醺,脸色泛起了阵阵的红色。

看着眼前的刘雨菲,李二狗心中又开始得意,想自己李二狗打字不识一个,容貌也不出众,居然靠着自己老爹的财产取到了一个容貌漂亮的老婆。一时间,不由得在心中开始洋洋得意。

随后又想到眼前的这个女人居然又给自己带过帽子,还怎么问都不说,心中又恼火,不由得又多看了一眼。

这一看不好,接着酒精的作用。

只看见刘雨菲一点一点吃菜,朱唇轻启,微微蠕动,带着别样的魅力,配合其姣好的脸袋,李二狗可不是老张那个不举的货,只感觉心中有一团火在烧。

直接起身,动作吓刘雨菲一跳。

“你干什么?”

刘雨菲不明所以?

“咯……”李二狗打了一个饱嗝,看着自己的妻子,嘿嘿的笑道:“你说呢!”

就算是刘雨菲听不明白,看到他那一脸的色眯眯的样子,也是明白了。

若是以往,刘雨菲会顺从他。

只是今天,却是不行。

刘雨菲将脸色往一边一撇,缓缓的道:“今……今天……不行……我……我那个来了……”

刘雨菲羞红着脸说出了原因。

“啥?”李二狗一听,顿时不乐意了:“老子是你的男人,还用你愿意不愿意的?”

说完话,就站起来抱起了刘雨菲。

“呀!”刘雨菲不由得一声尖叫,可是也知道自己这样会打扰到邻居,到时候说不定会沦为全村的笑柄。

没办法,刘雨菲只好小声道:“真不行,你也知道的,那血很不干净的,万一生病了不好!”

李二狗一听,动作果然一顿,就在刘雨菲看到希望,在心中认为李二狗也是有体贴人一面的时候,却见李二狗转头,一脸的古怪之色:“你不是还有嘴吗?”

“你……”

刘雨菲想要说,却被李二狗拽回了房间。

“李二狗你个畜生!”刘雨菲大骂,赢来的确实一个巴掌,将她打到床上。

紧接着,便感觉李二狗开始撕扯衣物,身上的衣服变成了一块块的碎布。

“我为什么会嫁给你啊!”刘雨菲认命的心中想到。

徐良才和张小花在天地中酣战了许久,终于是在最后缴械投降。然后被张小花泼皮似的指挥着将地上的杂草清理干净。

“你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真的是……”张小花想到之前的徐良才古怪之举,不由得好奇。

“那个呀!”徐良才刚想要说,却什么的一笑:“秘密。”

“哎呦喂,你个死人,看我稀罕的。”张小花大大咧咧的惯了,也不稀罕,两人并肩往村子走去,若是别人看见,指定会说是一对小情侣。

只可惜,世人的眼睛却是经常看错……

两人快到村口,张小花已经慢慢的放缓了脚步,对徐良才说道:“你先回去吧!”

“哦。”徐良才点头,也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当下也没有多说,向前先离开。

张小花却是调转了方向,去了村子一边的水潭,被那个死人搞得一身汗臭味,那部位还一直放黏,真的是快活了不知道我们娘们的痛苦。

徐良才却不知道张小花心中所想,回到家中,看天色已经很晚了。

那个时候可是没有什么娱乐的事情,徐良才梳洗了一下,倒头就睡。

农民的作息,鸡叫了基本上就是劳动的时候。

徐良才本能的就要起来,但是一想,不对呀!自己现在连地都没有,劳动个什么?

想到这里,徐良才已经要起来的心思直接没了,倒头继续睡。

这一睡,一直睡到日上三竿,一直到门口传来一阵阵的敲门声,徐良才放不情愿的走了出来。

“谁呀!”

徐良才一脸的稀松之色,迷迷糊糊的走过去,拉开门栓。

“呀!嫂子……”

徐良才看清来人,顿时来了精神,神色一变。

“嫂子怎么来了?”徐良才心间不由得想起上次两人交合之时的美妙,虽然被老张看在眼中,但是却依旧被徐良才心心念念了许久。

“莫不是想我了?”徐良才调皮的一笑。

闻言,王秀梅的眉宇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不悦之色,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转而变得和气的‘呵呵’笑声:“整个村子里就你的嘴皮,不是我想你,是你老张哥想你了,才让我来叫你的。”

说这话,王秀梅想到了什么,又问道:“怎么不见你下地,我还是问过张小花才知道你还在屋子里。”

徐良才一听,装作面露苦色的样子:“嫂子哟!你别说了,我良才可怜啊!到头来地里没有我的一亩,现在就守着家中的余粮了。”

“哎呦,咋地了?”王秀梅想不明白,顿时惊讶道。

“还不是……唉……算了,算了,不说了……”徐良才话到嘴边,偏偏又装出一副又难言之隐的样子。

本来想是掉一掉王秀梅的胃口,结果没想到,王秀梅听后点了点头:“好吧!你不想说,嫂子也不难为你,不过今儿个倒是你老张哥说,想要请你吃饭来着,一大早的就叫我准备伙食,可是累死我了。”

徐良才一听,心中已经有了计较,看来是老张已经等不及,在催徐良才干净的办事,不然的话,以徐良才的了解,老张那性格,才不会平白无故的就找他呢。

“想什么呢?”王秀梅的声音传来,柔和的音色把徐良才换回现实,这时才突然想到,老张自己不来,叫王秀梅来实际上是有另外的意思。

徐良才想明白这个道理后,嘿嘿一笑道:“我最喜欢吃的东西,不知道嫂子你准备了没有?”

“你最喜欢的东西?”王秀梅一愣,想了半天没有想出来,但是看见徐良才那一脸的古怪的笑容,还要那眼神不时的轻佻。

王秀梅本就聪慧,这一下,已经在明白不过了。

“怎么着?想吃嫂子的馒头了?”王秀梅笑道。

徐良才没有想到王秀梅今日居然会这样坦然的说出只有两人才知道的隐晦词,一时间倒是愣了当场,他本来只是占一下口头上的便宜,心中暗爽一下,这是却没有想到,王秀梅今时今日,居然这般落落大方起来。

一时间,徐良才也不明白上次见到文静知书达理的和现在眼前的看见的眼神魅惑的王秀梅究竟哪个才是真的她。

或许,是因为两人的关系特别,所以才会变成这样。

只是徐良才从来都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角,见到王秀梅都是这般主动,他哪里有什么怕的。

吸溜着嘴,徐良才蹬鼻子上脸:“就是不知道嫂子你带来了没有,没带的话,我可是不去的。”

“呵呵”

轻轻的笑声,音色那样的陶醉。

只听王秀梅笑道:“你嫂子我可是带着呢。”然后还挺了挺胸膛,“你莫不是看不见?”

“我……我看见了!”徐良才本能的咽了一口唾沫,眼神一刻也不停留的看着那两颗大馒头。

“想不想现在就吃?”

“什么?”

徐良才以为自己听错了。

现在这时候村子里早已经没人,但是王秀梅到底是受过教育,多少是有些放不开,莲步轻移,轻轻的关上了门。

“我说,你想不想现在就吃?”王秀梅柔和美妙的音色再次在徐良才的耳中回荡。

“恩……想……”徐良才本能的回答。

然后,就连徐良才也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只见王秀梅青葱一样的手臂搭在领口上,一点点的解开衣物,一直到最后一个扣子的松开。

随着微风的催动,站立在徐良才面前的王秀梅已经褪去了上衣,只留下黑色的文胸。

“吃馒头,难道自己不应该动手吗?”王秀梅的声音响起,语气带着某种令人不容拒绝的命令。

只要是个人,都不会拒绝这个命令,而徐良才正好也是一个很阳刚的男人。

伸出手,绕过王秀梅的身后,摸到了最后的一个位置。

只要打开,馒头就会出现在眼前。

就像是宝藏一样的充满无尽的诱惑力,更让人欲罢不能。

“咔……”身体驱使着本能,徐良才终究是打开了随后的束缚,雪白的大馒头浮现在眼前。

“好看吗?”王秀梅问道。

此刻徐良才的眼睛已经片刻不离,咽了一下口水:“好看。”

“想吃吗?”王秀梅又问道。

徐良才目不转睛:“想吃。”

“吃吧。”王秀梅这一次不在询问,而是说道。

“好的。”

徐良才像是机械一般的听从命令,双手狠狠的抓住,他不敢用力,仿佛担心一旦用力过度,就会失去这一份美好。

他一切都是小心翼翼的,一直到舌尖触摸到那一处坚挺,王秀梅本能的叫出了声,才将徐良才换回了现实。

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当意识到这里的时候,徐良才变成了恶鬼,开始疯狂的啃食,身子也不安分的躁动起来。

王秀梅早已经被徐良才跳动了情趣,此刻更加欲罢不能。

看见徐良才的反应后,嘴唇轻咬,一只玉手已经开始想要触摸那一处滚烫。

立时,如同火上浇油一般

“嫂子……”

这边徐良才想要开口,却被王喜梅重新按在馒头上。

“不要停,不要问,不要看!”

王秀梅说道。

徐良才不想失去这一刻的美好,当下听话的没有抬头。

王秀梅的眼眶湿润,泪珠打转,她已经迈出了这禁忌的一步,已经回不了头。

她恨,恨自己的命不好,恨老张,恨徐良才,所以她要报复,而女人报复的手段,自然是用一个男人,对付另外一个男人。

王秀梅眉宇的悲伤紧紧是一瞬间,很快就被果决替换。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的拉拢徐良才,这是自己对付老张的重要一牌。

“老张,我要让你无时无刻都感觉自己像是被带了绿帽,这就是你背叛我,出卖我的代价。”王秀梅心道,暗自咬牙,玉手再次深入,握住了两颗圆润。

徐良才,王秀梅同样是在恨,恨这个破坏了她清白的男子。

一夫一妻,从一而终,身为知青的王秀梅将这个视为自己这半辈子的人生准则,为人妻者,这更是底线。

然而,这个底线,却被老张和徐良才联手破除了。

“恩……”

徐良才实在是忍受不了这个,感觉自己所有的浴火都被王秀梅勾引出来,一时间,不管怎么用力的啃食都是不舒服。

“想要吗?”王秀梅的声音响起。

徐良才感觉王秀梅手掌上穿来的摩擦,已经忍不住的开口道:“想要……”

“想要?”王秀梅疑问。

“恩,想要。”徐良才肯定。

王秀梅却转而笑了起来。将手抽回。

“只可惜,现在不行……”王秀梅用手轻轻的托起徐良才的脸袋,笑道:“你忘了我来的目的了吗?”

徐良才被跳动的全身躁动,却不想在最紧要的时候引来的是停止,一时间脑袋有些当机。

一直到他迷蒙的眼睛看着王秀梅穿上了衣服,才苏醒了过来。

“嫂子……”

“吃饭去啦!老张还在等着你呢!”王秀梅却好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对徐良才说道,然后转身离开。

“这都是什么事情?”

徐良才想不明白,心中就要任性的不去,但是心中却有放不下那个让自己牵挂的身影,脚步还是不由自主走了起来。

反正老张把老子的果园收了,我吃你家的饭也是理所应当。

徐良才给自己找了理由,脚步不由得加快。

老张在家中的院落已经等候多时,不过早早摆上的两壶酒却没有减少一点。

见跟在王秀梅屁股后面来的徐良才,老张嘿嘿的笑了起来:“怎么着?良才,找你吃个饭,都来的那么慢?”

“哎呦,这个不能怪我,没了吃饭的地,只好四处溜达,让嫂子好找啊!”徐良才笑道,给自己好了一个借口,顺便恶心了一下老张。

果然,老张听后,也不知道怎么搭话,左右不是一个滋味。

“我去烧菜。”王秀梅开口,走进了厨房。

徐良才有些郁闷的坐在一边。

老张笑而不语,给徐良才到了一杯酒,还没给自己满上,那杯已经被徐良才一口干下,愣了一会,只好重新倒满。

“怎么?是不是你嫂子让你心动了?”

老张的话让徐良才一愣,突然想到之前的情景,一时间就要解释,只是话到嘴边,却被老张挡住。

“你不要装了,你那玩意可是一直坚挺着呢!”老张给自己倒了一杯:“怎么?你是不是见到嫂子按赖不住的?当哥哥的理解,只要你完成我的事情。”

“原来他不知道。”徐良才在心中说道。

当下收拾了心情,做出了一个为难的表情,干了一杯酒后,道:“张哥,你也是知道我,我是那种答应事情不办的人吗?只不过这实在是有难言之隐。”

“没事,兄弟,你说,有什么难事,我们兄弟一起想办法克服。”

老张开口道。

“其实吧!这个事说起来也是简单,只是你也知道,张小花虽然有些事情听我的,但是她的泼辣劲你也是知道的。”徐良才一脸苦色道:“你知道吗?我昨天给她说了事情后,她愣是直接把我踢出来了。”

徐良才一脸的苦闷:“你也知道兄弟我,有时候实在忍不了,不能发泄的时候,只能准备憋着。”

说着又道:“要不然当嫂子来叫我,我会那样吗?说实话,都是憋出来的毛病。”徐良才说道,算是把进门前的不雅给圆了回去。

“照你这么说,你是没有办法了吗?”老张开口道,语气已经有点改变。

“哪能呀!”徐良才赶忙道:“张哥你看你,这就是你不信任我不是?那张小花把我踢出来了,我难受,她不是难受不是?”

“哦?怎么说?”老张一听,顿时来了兴趣。

“我俩现在就看谁能憋得住,你放心好了,我要是忍不住,大不了找别的女人,但是那张小花,我开始了解她的,她虽然表面上大大咧咧的,实际上,她有时候可是很羞涩的,外出找男人的事情,她可干不出来。”徐良才说道。

“所以?”老张听得起劲,想要知道后续。

“所以……”徐良才刚要说,那边的王秀梅已经烧好了菜,断了出来,硬生生的打断了两人后续的话。

“哟,嫂子……真是麻烦了。”徐良才嬉笑着,赶忙接过。

“哟,水煮整鸡啊!”徐良才看着水煮鸡雪白的身子,不由得又想起先前那一次香艳的情景。

这年代,鸡都是养着下鸡蛋,不是什么红白喜事是根本不会杀的,而老张仅仅是为了招待徐良才就杀掉一只鸡,也不知道是看中徐良才,还是家中实在是有太多钱。

“呵呵。这鸡刚刚端上来,你们哥俩直接用手掰开吃的了,也省的我下功夫,在给你们做其他的菜。”

王秀梅嘻嘻笑道,秀步轻移,回到了厨房。

“怎么着,看着你秀梅嫂子有心动了吧!”老张笑道,不过接着话题一转:“不过她可不是你的目标,你要是想泻火,还是找别人去吧!”

“张哥你这话说的,来来来,喝酒。”这边的徐良才转移话题,和老张对饮了起来。

老张笑而不语,端起酒杯,和徐良才对饮,只是眼神中却有别样的目光在打转。

一杯下肚,老张拍着徐良才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兄弟啊!哥哥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闻言,徐良才嘴上开始应和,实际上心中却是暗自松了一口气,心中暗骂:“该死的,精虫上脑,嘴飘了,刚才要不是秀梅嫂子出来,我说不定当天就露馅了。”

刚才徐良才都是信口胡说,本意就是胡乱蒙骗老张的,只是没有想到说的有些过,以至于自己远不过来。

若老张真的不依不饶的让在说出后面的打算,徐良才估计会当场就露出马脚。

“这一顿酒可是不能再吃下去,下次见到老张,可是要好好的设计好说辞,不然迟早会露馅。”

徐良才在心中打定主意,然后整个人没有一丝的犹豫,当下就要起身告辞。

“张哥,你先吃着,我那边……”

“要走?”老张一愣:“这鸡都没吃,你就要走?”

老张倒是有些不情愿了,他平日里喝酒,都是别人上门请他,现在自己这么招待人,却没想到对方居然会不领情。

顿时这个人有些不情愿了。

他好歹也是一村之长,就算是一个无名村,当自己也是代表这个村子的最大执行官,怎么也不能容忍对方这样对待。

当下脸色一板,道:“良才,坐下,吃。”

“我吃你个奶奶腿!”徐良才心道,只是表面上不能够表现出来,于是道:“张哥,你说这……”

他可是想要尽快离开这个是非地,不然的话,倒霉的可是自己。

正当徐良才为找借口一时无措之时,厨房中却传来了王秀梅的声音。

“你们谁过来搭把手。”

嫂子你真的是我的救星。

徐良才哪会放过这个机会,当下就会开口答应,给老张说了一声,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了过去。

走进厨房,只见王秀梅一脸笑眯眯的看着徐良才,道:“怎么着?刚来就要走啊!”

王秀梅手中拿着汤勺,厨房中哪里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分明是成功外面看见徐良才一副要走的架势,才借口厨房想见的。

徐良才摸了摸头:“嘿嘿,这不是没什么事,还不如回家睡觉呢!”

“哟,这就走,饭都没吃几口……”王秀梅说着,眼神秋波送水:“你嫂子我还想等着机会在给你说说话呢!”

这一句话, 直接闯进了徐良才的心房,当真是叫人毫不难受。“嫂子,你看这话说的,我这不是寻思着早点回去,好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吗。”

“你看看你,就知道睡!”

王秀梅娇嗔一声,慢慢的走进,贴到徐良才的耳边:“你那么着急干什么?想美美的睡觉,我陪你睡的舒舒服服的。”

“嫂子……你……”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当王秀梅走来,两人肌肤接触,徐良才似乎感受到对方胸前的两枚小点。

一时间,徐良才话到嘴边的话改口,由婉拒变成了惊讶:“嫂子,你居然没有……”

“太热了嘛。”王秀梅说道,就好像是理所应当的:“在说了,这样不是更能够放松自在,无拘无束?”

这个借口,徐良才居然找不到一丝不对的地方,于是乎,灿灿的点头。

王秀梅委婉一笑:“怎么着,现在还着急走吗?”

“不着急了!”徐良才说道。

然后只见王秀梅端出一道拍黄瓜,送到徐良才的面前:“端着这个,给老张送去,你们就着这个还能再喝半壶酒。”

鬼使神差的,徐良才端着菜走了出去,突然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先前的火热顿时被冰冷替代,整个人也开始变得不好。

王秀梅的转变实在是太大,让他一时冲昏了头脑,临到门前,他突然间意识到,这该不会是老张和王秀梅两个人设计好的?

可是,这不对呀!老张的是为了寻求刺激,这个徐良才明白,可是王秀梅为什么会这样主动?

难不成,她也喜欢这样的欲求不满?

徐良才想着的功夫,走到了门外,却看见老张正在一个人一口酒一口菜的喝着,脸色正常。

这样的情景,顿时让徐良才心中起疑,按照老张的性子,王秀梅对自己那样的主动,他应该早就在门口偷看了,怎么也不会这样的担心。

但是这样一来,王秀梅为什么会这样主动的原因也就说不清了啊!

徐良才越想越头疼,只感觉自己好像被算计了一样全身不自在。

难道,是王秀梅在那次之后,也寻求到了刺激,想要寻找快感?

徐良才这个想法一处来,自己都为自己的这个想法摇头,且不说王秀梅是村子里有名的知青女性,怎么会一夜之间就有这么大的转变?

徐良才自己想不出来,可是今天发生的一切却又是无比的真实。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王秀梅变成这样,和老张给自己说的那件事情绝对是没有任何的关系。

徐良才在心中笃定,闷头苦想之余,倒是和老张推杯换盏的多了一些。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