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历史 > 正文

弄死你个小妖精h \把腿张开惩罚调教玩弄

2019-09-03 14:43作者:admin

张三慎在心里暗暗叫苦,吓得浑身颤抖起来,赶紧扶着沙发背艰难的站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提起裤子掩盖好了罪恶的证据,偷眼看着老板依旧躺在那里不动,长长地头发从桌边垂了下来,她好像仍旧闭着眼睛。

“看来她依旧醉的不轻,老天爷保佑,让她别醒!”

文学

张三慎暗暗祈祷着,轻手轻脚的准备溜走,谁知道就在他转过沙发抓住卧室的门把手的时候,一个他无比熟悉又无比惧怕的声音说道:“站住!”

张三慎一听到这个平时发号施令的时候就是这种口吻的声音,顿时吓得腿肚子转筋,想要夺门而逃又迈不动步子,心里更是不争气的只想求饶,就哆哆嗦嗦的停住了身子,听天由命般的背对着已经在桌子上坐的稳稳地了的女领导。

“呃……郑……郑郑郑……甄总监……您……您您……您叫我?”张三慎不单单是声音吓得颤抖着,更是从头发梢一直抖到了脚趾头。

“你是小张?”

甄虹颜刚刚在神魂颠倒的时候,似乎已经看清楚了那个胆大包天的男人是谁了,但是不太确定,因为张三慎在她的印象里,什么时候都是一副窝窝囊囊的平庸相,跟在她身上奋力驰骋的形象相差太远!

可是她看他被她一声“站住”就吓得浑身发抖,话都说不利落的样子,就又把那个胆小如鼠的男人跟眼前这个人融合到一起了。

张三慎听到领导居然认出了他,更加魂不附体了,他低着头嘟囔道:“嗯……甄总监,我……我来……我来看看您是不是需要我送您回家……”

甄虹颜却已经彻底的放下心来了!刚刚她朦胧中遭到侵犯,非但不大叫反抗,反而顺势享受了一番,当时固然是畅快淋漓,可愉悦消退之后,理智瞬间让她也出了一身的冷汗!

想到自己居然被一个平时窝囊到极点的小杂碎给玷污了,她心里显然是窝火之极的!那么该如何处理这个色胆包天的家伙呢?

报警显然是不明智的,那样身败名裂的可不仅仅是那个男人,她也立刻会被唾沫星子淹死的。

就此赶走他假装什么也没发生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如果这个男人从此之后借这件事要挟把持她可怎么办?

她在烦乱之中试探的叫了一声,谁知张三慎马上就承认了是他,这就好办了!

就这个胆小如鼠的男人,今晚也不知道什么壮了他的胆子,让他敢对她行使了男人的威猛,看他现在就吓成了这样子,只要她不追究,他就会觉得老天爷照看了,还怎么敢反过来要挟她呢?

唉!吵嚷出去吃亏最大的不会是这个死小子,就算是他被警察抓走了又关她什么事?可她立刻就会成为大众的笑柄,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罢了罢了!只当被鬼压了一次吧,把这个哑巴亏吃了算了,现下最要紧的是如何安抚住这个混蛋不让他出去乱说,至于日后怎么处置他,反正他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放着,要他扁要他圆还不都在她一念之间?

“去给我倒杯水来,我渴了!”甄虹颜放心之后就恢复了威严,跳下桌子一边慢条斯理的穿好衣服,一边吩咐张三慎。

“哎……哎哎哎!我马上去给您倒水,甄总监。”张三慎听领导话里的意思,好似也没有怎么怪罪他的意思,顿时如蒙大赦,屁颠屁颠的跑去倒水。

“啪”!

什么东西落在地上碎掉了,在寂静的夜色里显得分外的惊悸。

“笨蛋,你不会打开灯啊?”甄虹颜吓了一跳,回身一看原来张三慎手忙脚乱之间又加上屋里昏暗,居然把杯子碰到地上摔碎了,就没好气的训斥道。

“哦哦哦!我是笨蛋!对不起对不起!”

张三慎赶紧打开了灯,忙忙的先倒了杯水送到甄虹颜手里,然后赶紧走到门口轻车熟路的找到了他每天早上都使用的笤帚簸萁,把地上的碎玻璃扫干净了,然后低着头孙子一般挪到甄虹颜跟前等候发落。

甄虹颜仔细的审视着这个男人,此刻他已经完全没有了刚刚在她身上的凶狠,一米七八的大个子却跟孩子一般胆怯,两只手搓着衣服角头都不敢抬起来,她看了看他冒着青胡茬的下巴,又看了看他湿了一大片的胯间的裤子,不知怎的,觉得怪有意思的,居然连恐吓他一番的决心也动摇了!

“小张,你为什么这么晚还没有回家啊?又为什么到我办公室来呢?还有,我记得我锁门了,你怎么进来了?”甄虹颜慢慢的喝着水缓和下了语气,冰冷冷拖长了声音问道。

“蒋经理今天晚上岳母过生日,说您中午喝酒了在办公室休息,让我等着安排送您回家,我等到现在也没见您出来,不放心就拿着办公室的备用钥匙打开门进来了。

谁知……呃……甄总监,我……我该死,我刚才等您的时候喝了好多啤酒,所以喝醉了……可您……您刚刚在床上那么着……而且您的头发披着那么妩媚,身子又是那么白,那样子是那么漂亮啊,我哪里忍得住?就犯了混……求求您放过我吧……”

张三慎先是老老实实的交代着,讲着讲着,就想到了自己犯下的罪过,顿时吓得跪倒在甄虹颜的膝盖下,带着哭腔语无伦次的哀求道。

甄虹颜用冷冽的眼光跟张三慎对视着,看着对方的眼神越来越瑟缩,越来越羞愧,终于躲闪的低了下去,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盯着一个下属看,今天才发现这个小伙子居然长得挺帅的,又猛然想起刚刚他勇猛的行为,心里不禁一荡,想到他刚刚夸她的话,居然忍不住要笑出来,自然更加对他提不起恨意了。

但是,她明白今天如果不镇住他,日后如果他胆大起来,还是很有后患的。她虽然年纪不大,但因为特殊的家庭背景,早就是一个领导干部了,自然明白该如何给对方造成压力,于是,她就一直不吭声,用沉默把张三慎压制的跪在那里,肩头越缩越低了。

好久好久,她觉得差不多了,就威严的说道:“小张,把我的手机递给我,我要打电话。”

张三慎小哈巴狗一般抬头看着她,又回头看到他身后的茶几上放着的手机,就赶紧抓在手里递给了她,可怜兮兮的看着她,她就接着说道:“我要打110抓走你!”

“不!”张三慎的脸顿时惨白了,他死死地抓住甄总监的手,把她的手机也合在手心里,苦苦哀求道:“千万不要啊!甄总监,我父母年纪都大了,我是他们唯一的儿子跟唯一的希望,而且我女儿还小,如果我以这个罪名被抓了,这辈子他们可就都毁了啊!求您千万发发慈悲放过我这一次吧!我刚刚实在是看您看可爱了才会犯混的,您要是报了警,您也会受影响的啊!”

甄虹颜被他出着汗的大手抓住了手,心里不禁又是一阵狂跳,居然也不甩开他,就冷着脸继续说道:“那么你说该怎么办?我刚刚醉的不省人事,你欺负了我,难道我不该惩罚你吗?”

张三慎心里已经恐慌的失去了思考能力,只是一个劲的只顾求饶,甄虹颜最后就顺水推舟的说道:“哼!要想你的父母跟孩子不跟着你丢人,就把今天这件事给我忘了,把嘴巴给我闭的紧紧的,能做到吗?”

张三慎一听总监好似要网开一面了,立刻赌咒发誓的,恨不得把大天都给许下来,终于,甄总监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好了,那么大个子跪在这里成什么体统?还不赶紧站起来洗洗脸,安排车送我回家!”

因为经理蒋海波不会开车,而他办私事又不放心司机,所以就让是非不多的张三慎学会了开车考了驾照,平常把他当私人司机使用,此刻派上了用场,他赶紧屁颠屁颠的伺候着甄总监下楼上车,然后开车出了停车场。

甄虹颜总监舒舒服服的坐在后座上,看着小张紧张的双手紧握方向盘,头都不敢扭一下的开着车,她就松懈的微闭上了眼睛。

文学

很奇怪的是,以往醉后醒来,每次都是头疼欲裂,恨不得把脑袋给敲破,可这会儿却觉得浑身舒坦,头也恰到好处的微微带着些舒服的眩晕,仿佛刚刚泡了温泉浴,浑身的疲乏荡然无存了!

猛然间,被张三慎按在桌子边上狠狠地冲撞时那种滋味再一次回到她的脑海里,她的浑身居然触电一般酥麻了一下,嘴里居然忍不住溢出一声舒服的低吟,睁开眼媚眼如丝的看着张三慎。

但那个可怜的小张却依旧头也不敢回,对女总监对他的意淫毫无察觉!

到了甄总监家的小区,在楼洞门口,张三慎停了车,赶紧先下车走到甄总监坐的车门跟前,拉开车门替她挡着上面,毕恭毕敬的说道:“甄总监,您请下车。”

甄虹颜却腿没动先伸出一只手来,张三慎愣怔了一下才意识到甄总监这是要他扶着她!

这一下可把他受宠若惊的不轻,但还是不敢确定,就试探的把手伸了过去,谁知甄总监却一把抓住了他的大手,然后才施施然的下了车,但还是没有放开他手的意思,他就只好跟着她一直把她送到电梯口,看着她上了电梯关上了门,他才长嘘了一口气,伸手把额头上的冷汗擦掉,一溜烟的跑回到车上飞驰而去了。

张三慎回家之后,对老婆怒骂一番之后,把他赶到客厅睡的惩罚甘之若饴,他实在需要一个人独处冷静一下,忐忑不安的一夜未眠,脑子里翻腾的都是如何被甄虹颜凌虐报复的画面。

不管如何害怕,日子还得过,张三慎咬咬牙,心想办也办过了,伸头缩头都是一刀,听天由命吧!

第二天上班之前,张三慎就顶着熬成熊猫一般的双眼又准时的出现在办公室里了。

再次拎着钥匙去打开了甄总监的办公室,擦拭着那张他往日看着觉得那么高高在上的桌子,心里却在惶恐之余有些沾沾自喜,想着就是这么个威严的地方,他张三慎却把一个那么威严的主任给按上去了!

>>>><<<<

最近关注

热点内容